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狂爱林志颖的妈妈
狂爱林志颖的妈妈

.
我的妈妈在36岁时狂热的爱上了林志颖,她的房间简直像是少女的闺房,里面挂满了他的宣传画,有关他的
报刊书籍是见到必买,他成了妈妈心中的白马王子,虽然他比她小了好多。


爸爸在地质队工作,一年难得有几天在家的机会,加上他生性不浪漫,没有情调,所以他们的感情总是平淡如
水,但也不会差到离婚的地步。


妈妈听说好多少女跑去见偶像的故事后,对我说她也想去见林志颖。


「犯得着为这个去台湾吗?再说你年龄比他大那么多,你不是少女啊!」


「是呀!」妈妈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其实妈妈并不老,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人们都以为她是我姐姐。妈妈喜欢过张国荣周润发陈百强梁家辉刘德
华黎明郭富城费翔等许多帅哥,甚至也喜欢过小虎队,但他们没有永远占据她的芳心,现在她只爱林志颖。她将心
思全告诉了我,并让我保密,不要告诉爸爸:她背着爸爸有过几个情人,有19岁的像苏有朋的大学生;26岁像
刘德华的花花公子;24岁像黎明的同事等等。


妈妈性格极其温柔,加上床艺温馨,令情人们快乐如仙,因此都对她留恋不已。


她相信在城市之中可以找到像林志颖那样的帅哥。


(2)


16岁那年,我高中毕业了,妈妈通过她以前学生的关系让我到医院上班,在院长办公室帮院长打打文件资料
跑跑腿,清闲的很,没事时我就会串门玩。可惜女医生护士们都名花有主了,令我郁闷。


第二年,一个叫小云子小我一岁的女孩来到医院做药库助理,她的外表由于来自农村做过农活自然令我失望,
皮肤有点黑头发黄,脸干巴巴小小的。虽然我没心思泡她,但两人非常聊得来。


第三年,她被来到这儿做临时工比她自己还小一岁的阿健泡上了,这是一个长得很帅的男孩,就像……他们好
上之后,我仍然经常与小云子聊天,阿健也不在意什么,因为他了解我。


这天打完文件后,我又去找小云子聊天,突然走廊响起了一阵清脆有成熟女人风韵而熟悉的皮鞋声,这不是妈
妈走路经常发出的声响吗?


声音越来越近,果然是我的妈妈。


她今天穿着深蓝色套裙,玻璃长统丝袜,风韵迷人,令医院里的一群色狼们看了一定眼馋不已,虽然我到这儿
工作三年了,她却是第一次到医院来看我。


她已经到院长室去过了,不用说,这院长正是妈妈以前的学生,比妈妈小6岁,追求过妈妈好久,妈妈看出来
他不会是个好丈夫,再说也不喜欢他的性格,始终不同意,但他仍然一往情深。


当我叫出「妈妈」的时候,小云子惊讶的睁直了眼睛,她一定以为这天仙般的美人儿是我姐姐或是什么亲戚呢!
她也跟着叫了声:「阿姨您好!」


妈妈甜美的一笑,在小云子旁边坐了下来。


「阿姨,你的长统袜子真漂亮!」小云子穿的还是肉色袜子,她不知道现在流行玻璃丝袜了。


妈妈耐心的教她好多美容和衣着方面的知识,然后又向她问起有关妇科保健方面的知识。今天妇科的女医生没
有上班,是一个男医生和一个外科男医生在那儿,色迷迷的看着每一个路过的女人。妈妈给他们吓得花容失色,她
也不愿让院长给自己检查,因为他贪恋自己好久了。


小云子讲解一番后,让我出去,她要给我妈妈检查身体,然后又拿了一些妇科药送给妈妈。


就在妈妈准备回家时,阿健过来了,妈妈远远看了他竟然有一种晕眩的感觉。


「那是我男朋友阿健。」


看着我妈妈裙舞翩翩的离去,阿健急急地来问小云子:「这漂亮女人怎么不多留她一会,我想好好看看她呢?」
小云子告诉他那是我的妈妈,他才叹口气下楼了。


(3)


妈妈过了几天,请小云子和阿健到我家去玩,从此大家都认识了,没想到阿健竟写了情诗送给我的妈妈,被我
发现了:


何时我的手可以爬上你迷人的裙摆何时你会告诉我你梦中的玫瑰会为我而开何时你会告诉我你少女般的心田会
让我占据……这也许是阿健的自作多情吧,但我不得不承认,阿健太像林志颖了。


妈妈开始经常到医院来了,今天她买了好多菜,要和阿健小云子他们一起做饭(到小云子的宿舍),小云子同
意。她们在办公室等待着阿健。


妈妈看到阿健走来了。他穿着湖蓝色上衣,稻秆灰色长裤。那是本季城市服装专卖店里最流行的货色。那两种
颜色的搭配,刺激得妈妈站起身来,痴心地望着。随着他的走近,那两种颜色越来越清晰地在午后的阳光里闪耀,
晃得她虚弱的心都在咚咚狂跳。他离她越来越近了,她可以看到他乌黑的头发随着身体的节奏,在额前活力充沛地
晃动。


妈妈被他发现时,已经想痴了一张脸。他友好地「嗨」了一声,她激动得热辣辣地发起烧来。


小云子和妈妈负责做饭,妈妈还带来了咖啡,阿健被她倒咖啡时低眉敛首的母性温柔震撼着。在阳台下面,他
从没有把她看得这么清楚。他真希望咖啡能被她永久地倒下去,他能永久浸泡在她美丽恬适的母性光辉里。


我看着电视,没有关心这一切。吃完饭后,我和小云子到河边谈心,妈妈和阿健负责刷碗和打扫垃圾。


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吧。


(4)


两个星期之后的一天,我刚回到家,小云子打电话来找我,说她一直没见到阿健,问我有没有见到,我说我也
没看到啊。她生气的挂了电话,然而这时我在客厅发现了阿健的鞋子。凝神细听,又听到妈妈卧室里妈妈微微的呻
吟声,我知道那是男女做爱时才有的声响,可爸爸现在还在外地啊。


我听到了男人细细的话语声,那分明是阿健:「你额角上显露出淡青色的细小血管,只有皮肤白皙的女人才有
这么性感的特征。那不是肉的实实在在的蛊惑,而是魂魄的灵性弥漫。」


天哪,他此刻难道正将我的妈妈骑在身下吗?这小子还真不同于我妈妈以前的情人,那些人和她做爱前很少调
情的,而他却会说这么多。


此刻天已黄昏,他们彼此的身影一定都暗淡下来,太阳已变成了一个金色的球,天空被映出万道霞光。这时候
是一天中最为暧昧、神秘、脆弱的时候。


「我做梦也想不到会让一个比我儿子还小的男孩脱掉自己的裙子和内衣。」


然后我听到阿健摘妈妈乳罩的声音,我贴着门缝偷偷朝里看,看到然后阿健把脸埋在她的双乳之间。


「那是一片温暖的阳光地带,那是一片花瓣般柔软的乐土。我也喜欢着那一片被捂得像鱼肚一样的皮肤颜色、
充满生机的弹性和温暖甜香的味道。」


阿健又在边摸乳房边调情了,看得出来,他们是刚刚开始,之前妈妈温柔的娇吟声一定是阿健在舔她的身体吧。
他躲在了她的怀里,嘴衔住了她的左乳,右乳被他的双手轻轻地捧着。


「你的乳头皮肤好滑润,因为你的乳只被男人吮过,最多是被男人下意识地吮痛过,或者留下男人的几个齿痕,
你就痛得尖叫着挣脱开了,然后嗔怪男人一番,或者在男人的怀里撒上一阵娇。你看,我的吸吮刚一用力,你就开
始痛得皱眉头了。」


妈妈甜甜的笑着。


他竟然对乳房这么地迷恋。


妈妈变成他身下的一片汹涌澎湃的海洋。阿健亲吻她的脖子和耳垂。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喉咙开始颤抖时,阿
健把她的腿打开,慢慢进入里面。


「我进入了你的身体,进入了你的密密实实滑润着、漆黑着的一个通道。你助我如此滑顺地进入,就像17年
前,我作为一个精子,从一个男人最亢奋的身体里迸发出来,带着几分好奇、几分调皮、几分任性地成功进入了我
妈妈的身体。


当时,妈妈根本没感觉到我在她体内千回百转的行程,她甚至根本没意识到我的存在。我到达她的温暖开阔的
子宫时,她还不经意地慵倦在那个男人的怀抱里呢。


她的子宫里有一个名叫卵子的小东西,它住在一间透明如玻璃般的房子里。


我进入玻璃房子的小门,为的就是寻找那个名叫卵子的小东西。我们在玻璃房子里得意地、矫情地窃笑。所有
的,她都浑然不觉,她不知道她的身心和命运正被我们巨大地改变着!我进入妈妈的身体时,她刚刚告别处女之身
……」


可以看得出这么调情有多大的魔力,妈妈热烈的回应着他,而他一定抽的很用力,因为妈妈的娇吟声越来越大。
他进到深处,妈妈颤抖着叹息。他温柔地抚摸她的背,用力抽动,突然无预兆地射精了。他无法控制自己,只能紧
抱住她。


「对不起。我忍不住。」阿健说。


「傻瓜,何必这样想嘛。」妈妈拍拍他的屁股。「你跟女孩子做爱时都在想这种事吗?」


「也许是吧。」


「跟我做的时候,不必想这个。忘了它。你爱几时就几时。怎样?舒服吗?」


「太舒服了,所以忍不住。」


「何必忍呢?这就好。我也觉得很棒。」


「这样的感觉美极了。」妈妈说。


「动一动也不坏。」


「试试看。」


阿健再次把她的腰抱起来,进入更深处,尽情品尝销魂的滋味。那天他们亲热了几次,做了足有两个小时,妈
妈一声尖叫声后不久,她的卧室门打开了,两人疲倦的走出来,还主动告诉我阿健是来为她做身体检查的,检查身
体要到床上还要真刀实枪的?!


等妈妈送阿健下楼,我打电话给小云子,将事情全告诉了她,小云子告诉我这不是他们的第一次了,那个我妈
妈来和我们一起做饭后的下午阿健借口身体不舒服,没有上班,其实那个下午半天都与我的妈妈在她宿舍的床上。
天哪,整整做了四个小时,他们的事情被小云子知道了,因为她在床上发现了蛛丝马迹,阿健只得承认了。


「都是阿健不好,是他主动勾引你妈妈的,从而伤害了你,我不知怎么才能补偿你的损失呢?但我要告诉你,
他们现在确实处于热恋之中,想拆散他们是不容易的。」


(完)